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面授培训 > 班级风采

关于近期房地产调控的一些思考

时间:2017-08-22

刚接到组织部选调参加“北京大学第二十期现代公共管理高级研修班”的通知时,心里莫名的激动和兴奋,原因可能是对学习的渴望和提高自身知识储备的迫切需求。今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十五年,真正意义的脱产培训只有四次:公务员出任,科级任职,处级任职,中青班。距离最近一次的脱产培训已经7年了,这7年我经历了两个单位,借调了2次大型展会,工作领域跨度很大,分管工作多次调整,这期间也经常参加各部门组织的1到3天的短期培训,多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效果很难保障。但学习对于一个党员干部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自己很多领域的认识还那么匮乏和肤浅,甚至很多时候让我觉得恐慌。这次培训就像一场及时雨,让我能够从工作中暂时停下来,充充电,补补钙,提高素质,鼓足勇气,继续前进。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和珍惜区委组织部和本单位给的这次机会,尤其是在今年单位工作任务重,人员不足的情况下还将我派出学习,让我觉得更要珍惜这次培训的机会,要学有所获,学有所成,回去后更是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学习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培训已经过了一个月。在北大继续教育学院精心的课程设计下,我们来自5个区县的学员已经学习了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解读、十三五经济形势分析、项目管理、政府危机沟通与应对等一系列课程,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北大浓厚的学习氛围和专家学者们渊博的学识。同时也让我认识到只有与时俱进,不断地学习积累,提高素养,才能在各领域里准确把握重点,包括生活和工作。

在北大学习期间,我发现很多老师都会提到中国的房地产,北京的房价,讲解十三五时期中国经济发展形势的的知名教授萧琛重点阐述了房产税的预期,项目管理的专家于洪波对北京市政府刚刚出台的系列限购政策谈了自己的看法,历史学院的孙庆伟教授欧从历史观角度谈了对雄安新区土地的预期,甚至音乐史的刘小龙教授都吐槽了北京房价。这让我想到了曾经有人说“如果你和一个陌生人不知道说什么话题,就和他聊房价吧”,可见当今的房价已经成为了大众最关注的问题。

从我自身来说,一直在孩子学校附近租房,总觉城里的房子又旧又破,一直没下决心将四环的新房换成三环里的旧房,在自己还在反复犹豫的时候,孩子学校周边的房价已经涨到了12万一平,让我彻底绝了念头。

近20年,房子,特别是房价,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而且关于这个话题,还有很多负面的说法,比如:房价听经理的,不听总理的;老公辛辛苦苦地开工厂,不如老婆悠闲地去炒房;还有“房叔”等等。甚至还有一些“专家”,动辄从道德角度指责房地产:“大学毕业生买不起房”、“年轻人买不起房”、“两代人买一套房”等;一些“专家”,从15年前,开始叫嚣房地产要崩盘,一直喊到现在,房子一直在涨,着实拍了专家几拍砖。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房地产象打不死的小强、一直在指责中风雨前行?为什么房价会在指责中,一路上涨?根源在于什么地方?虽然政府为了抑制房价,已经出了很多措施,但我还是对北京的房价是否能够回归理性没有太多信心。

都说中国人有住房和土地情结,农民有钱了要盖房,居民有钱了想换房。拿自己来说,我小时候,和父母共同居住在一间十几个平方米的小平房里,而且这间小平房还是规划平房一侧临时搭建的房子。后来,上初中,搬进了父母分的两居室,感觉幸福极了,可以在自己家里上卫生间了。再后来,房屋商品化后,父母用2万元购买了这套住房,这是我家第一个不动产。这个不动产后来交易成为了我家改善住房的首付。写到这里,我们可能觉得:中国老百姓的住房需求,加我们的传统文化,加十三亿人的住房梦想,加上不动产的保值的预期,加土地供应的稀缺,加其他产业的利润空间下降,加投资渠道单一,等等现实的原因让我们把房地产推到的风口浪尖,变成了绑架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老百姓的支柱产业。

2016年12月中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要求回归住房居住属性。2016年12月2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进一步指出,“要准确把握住房的居住属性”。一方面,这一论断明确了住房的定位,使得住房市场有望回归到居住的基本功能上来;另一方面,它旨在稀释住房的资本品属性,标明政策取向将朝着继续打击投机、防止热炒与抑制房地产泡沫的方向深入推进。为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随后,各地方政府不懈余力的出台了以下各种限购措施,如:2套限购,限制外地人和本地人购买住房;提高首付比例,贷款利率,降低杠杆等,都是压制购房需求。

在听了北大几位教授的高论后,我也思考了房价问题,为了控制一路上扬的房价,我最大的疑惑是为什么重点是对需求端进行调控?按照供给侧原则看,事实上,土地供应直接影响着房价,目前四线、五线城市的房价上涨幅度小的主要原因是:当地财政困难,政府迫于财政压力,向市场上投放了数量较多的土地使用权,充足的供应量,从根本上控制了房价的上涨。因此,土地政策要落实人地挂钩政策,根据人口流动情况分配建设用地指标,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土地供应,对商品房库存积压严重地区暂停土地供应。要提高住宅用地比例,盘活城市限制和低效用地。

第二,对住房保有环节征税是国际通行做法,也是防止住房市场过度投机炒作的有效手段。特别是对于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来说,土地资源非常有限,每一个个体绝不能占有过多土地资源,否则,就会侵蚀别人的利益,造成房价失控暴涨。通过开征房地产税,让占有过多住房资源者多交税,然后补贴住房困难的低收入阶层,已是必选之策。

第三,鉴于地方政府与土地财政的紧密关系,一些地方政府在房价持续暴涨中的作用,必须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为什么每一次中央政府针对房价的调控往往总是收效甚微,甚至最终陷入“调控——上涨——再调控——再上涨”的恶性循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落实地方政府主体的责任。对于落实不到位的地方政府我看可以考虑参考环保问责的方式。

丰台区卢沟桥乡政府   许渊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