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面授培训 > 班级风采

怎一个“反”字了得——北大听课有感

时间:2017-07-10

十五年后重返北大校园,心中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总觉得十五年来的累积实在有负北大的教导,却又庆幸有机会再进静谧的教室,一洗心中的尘埃。于是坐下来,收拾起浮躁,暂时远离喧嚣,面对黑板,也面对自己。

    听公共管理高级研修班的课程尚不足月,却能感觉到收获匪浅。各路老师的讲解精彩迭出,尽显“大神”们的学术底蕴和演讲风采,可谓花开百种各不相同。前天起卢志明老师开始讲授管理学,以其独有激情澎湃火力全开的风格,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在座者虽都有着至少十年以上的管理经验,这一路听来,所举案例既熟悉又陌生,能于耳熟能详的推演中听出不同的新意来,于是用经验去两相印证后,总能激荡起共鸣来。两天的课程时间有些短,我的笔记却已经是最多的一次,能留在记忆中的东西则更多些,从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到哲学中的方法论,从六祖慧能的偈子到对八卦的图解,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一个“反”字。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怎一个“反”字了得,一句经典语句中,以“反”讲出了对立面的相互作用是道的运动形式,保持柔弱的状态是道的作用。“反”有多种含义,可以指事物的对立面或反面,也可以指“返”,即回到本然状态,包含自然循环往复变化生生不息之意。处于矛盾中的事物,其中一个方面所发生的变化达到了一定限度就会发生转化,变成其相反的另一方面。“道”则代表着万事万物的内在规律性,主宰着人在世界上的一切行为。卢老师借管理学,指出了反复强调事物在变化过程中相反相成或是可以转化到其反面的原理,这是中国传统国学中所述宇宙万物间对立面的运动。课堂中的讲授引发了我对重读经典的渴望,课后借余兴再查《老子》,二章中则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声音相和,前后相随”,有和无在对立中相互产生,难和易在对立中相辅相成,长和短相比较而显其长短,高和下在对立中相互依存,音和声在对立中相附和,先和后在对立中相互跟随。“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老子》二十六章)。持重是轻率的根基,宁静是躁动的主宰。“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老子》三十章)。凡物壮大了就会衰老,(逞强)就不符合道,不符合道就会死亡。所以,圣人坚守这一原则作为天下的范式,其意指不自我炫耀,所以能显明;不自以为是,所以是非分明;不自夸,所以有功劳;不自傲,所以能出人头地。也是三十六章所说“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读到此处,又想起卢老师再以《论持久战》为例,讲“反”字诀在如何逆转力量对比,在中国革命战争的以弱胜强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一个“反”字同样直指人生际遇中的对立面运动,幸福就倚靠在灾祸的旁边,灾祸就潜伏在幸福的里面,二者相辅相成,互为表里。谁能知道它们的究竟?它们并没有确定的标准,在合适的外部条件下就可以互相转化,正常可以变为怪异,善良可以化为邪恶,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迷惑。所以,有人总结说,圣人方正而不伤生硬,有棱角而不伤害人,正直而不放肆,光明而不耀眼。

对立面的概念在《老子》一书中可谓比比皆是,如巧拙、动静、盈冲、曲全、枉直、取与、贵贱、明昧、进退、成缺、辩讷、寒热、祸福、洼盈、少多、损益、正奇、柔刚、虚实、敝新、雌雄、白辱、轻重、清浊、存亡、亲疏、主客、终始、静躁、歙张、弱强、废兴、开阖、治乱、成败、有为无为、有事无事、有道无道等,不胜举要。

正与反,如同阴与阳符号一样,构成八卦描述大千世界的基础。阴阳两种符号代表着两种相反的性质、力量与功能,世界的变化可以通过它们之间的对立与转化来表现,世界上万事万物表现在二元对立的众多“关系”之中。六十四卦取象于不同的自然物与社会现象,只要改变其中任何一个阴爻或阳爻,就会变化成另一个卦象,与此相应的卦辞也会发生变化,卢老师的讲课也让我们在“反”字中再学《易经》,重温六祖慧能的禅宗“顿悟”。

一个“反”字道出了管理学中的辨证思维,世间万物之的互相联系和互相影响,而辨证思维正是以世间万物之间的客观联系为基础,而进行的对世界进一步的认识和感知,并让我们在思考的过程中感受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而得到某种结论的一种思维,辨证思维要求观察问题和分析问题时,以动态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

回到北大,再进课堂,得一字之启发,理解其妙用,可以改变思维模式,学习如何“学习”,孔子《论语·宪问》中曾感叹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意思是:古代真正学习的人,是为了使自己得到充实和发展;如今太多的人学习,不是为了自身的提高,而是为了对付别人。不管是学习国学还是西方经典理论中的管理学,学习都有目的差异,集中表现为价值性和工具性的差异。只有“学以为己”,才能真正汲取文化中的养分。学习管理学,应当从做人出发,做人比做事更为重要,更为本质。退一万步说,即使是做事,也必须以做人为前提。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从管理学中学习为学之道,从《老子》中学习天人关系的真谛,掌握相反相成的规律,从而“更好地理解发生在周围的事情”(西蒙《管理行为》),这也是这次回到北大的收获之一,就是在知识渊博如“百科全书”之外,发现了“谋略”,偶遇了“道”,可以重思未来之路。

朝阳区规划艺术馆馆长、朝阳公园开发公司副经理 杨军

分享到: